快捷搜索:

天庭经过上次的一战双方好像很有默契在接下来

 洪荒之中的大能都在看着巫族与天庭,这两个种族可是洪荒之中最大的种族,圣人出世,要想立威,只有拿着两个种族开刀,千年过去,到是没有看到圣人有什么大动作。
 
    只是打开山门招收弟子,其他的的事情都没有做,比之没有证道成圣之前,更为低调,这就让洪荒的诸多大能不解了,当然更加不解的是,洪荒龙族的龙皇敖良辰却是迟迟没有证道的消息。
 
    现在整个洪荒唯独敖良辰这个怀有鸿蒙紫气的大能没有证道了,龙皇好似消失了一般,已经几千年不在洪荒走动了,也没有他的音讯,都在心想,可能是被红云老祖留在身边全力教导了,毕竟其它的大能都以证道。
 
    时间悠悠,晃眼已过千年。
 
    巫族与天庭经过上次的一战,双方好像很有默契,在接下来的千年,都没有动静,谁都没有再动手,整个洪荒都陷入了一段平静的岁月。
 
    在这段时间之中人族得到了更大的发展,有了老子在人族证道,传下了金丹大道,从此人族也有了修士,不少人族都证得了仙道,有的甚至修成了金仙,这一幕让洪荒的大能不由的不感叹人族的先天道体。
 
    千年的时间,人族又将底盘扩大了一倍,人口简直翻了十倍,已经有了千亿人族,按照数量来说,人族在洪荒也是一个大族,数量仅次于妖族,比之龙族与巫族不知道都多了多少倍。
 
    但是才步入修炼的人族,修为普遍都不是很高,每个部落都有玄仙镇守,而在人族的祖地则是有金仙镇守。
 
    巫族见到人族发展这么迅速,感到了一丝危机,毕竟这人族乃是妖族的娲皇,女娲娘娘造出,自然要跟妖族的关系要近一些,不过转念一想,人族之中的道尊乃是红云,而人族的三位人祖也都是红云的弟子。
 
    人族要是向妖族那边靠拢,就算不顾及红云的想法,也要经过三位人祖的同意,已经这三位人祖在人族的地位仅次于圣母女娲娘娘。
 
    因此,巫族便有了一个想法,就是派出使者前去人族,商议联姻的事情,巫族之所以这么做,是看中了人族的繁衍能力,还有就是为自己拉拢一个有潜力的盟友。
 
    巫族派出了九凤大巫与夸父大巫前往人族祖地,这两位大巫可是都知道这人族的背后之人,虽然他们对女娲没有什么尊敬的意思,但是对于红云,他们可是敬仰有加,红云出手救巫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 
    “巫族九凤,夸父前来拜访,还望燧人氏道友出来一叙。”
 
    一声大呼,传到了人族祖地的议事大殿之中,坐在首位的正是现在的人族大长老,也就是老子传下金丹大道的第一人,那个刻工金鸣道人,千年的修炼让他成为了一个金仙后期的修士。
 
    “巫族来我人族有什么事情?三位人祖都在东海蓬莱岛,不在人族啊!”金鸣道人疑惑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巫族乃是洪荒大族,不易怠慢,大长老我们还是出去迎接吧!”一个人族的长老说道,随即大殿之中的其它长老都纷纷点头,他们如今都是修炼之人,自然知道洪荒现在局势,巫族可是洪荒的两大势力之一。
 
    金鸣道人想了想,随即站了起来,向外走去:“走咱们去迎接一番。”
 
    当人族的一行人来到祖地外围,看到了两个人,一男一女,男的高大魁梧,一脸的彪悍之意,女的貌美如花,端是一副好容貌。
 
    “人族大长老金鸣见到两位巫族道友,人祖不在,不知道两位道友所谓何事?”金鸣道人对着九凤与夸父问道。
 
    九凤与夸父看向这一行人族,只有这位金鸣道人是金仙,其他的都是太乙玄仙,不知道为什么红云道君会这么在意这么一个小种族,但是两人并没有露出轻蔑,而是郑重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们前来是与三位人祖有要事相商,不知道各位可有办法联系人祖?”
 
    “这.....这样吧,两位道友现在我人族占歇,我们想办法联系三位人祖。”金鸣道人想了一番说道,这巫族两人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,再加上巫族势大,他们也只能如此了。
 
    “好,如此便打扰各位道友了。”夸父一口答应道,正好他也想看看人族的风情。
巢氏、缁衣氏赶回了人族,到了人族祖地那一刻便感应到了两股强大的气势,再加上人族传讯的消息,他们便知是何人。
 
    “哈哈....不知两位道友前来,让两位久等了,真是贫道的罪过。”燧人的的声音传进了九凤与夸父的耳中。
 
    旋即两人便向人族祖地的议事大殿行去,到了之后,发现在上首有三人,虽然修为不如他们,只是大罗金仙巅峰,但是这三人脑后的功德金光却是刺眼,而且这三人的气运着实浑厚。
 
    “道友何过之后,却是我们二人冒昧打扰了。”夸父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知两位道友前来是为了何事?”燧人氏疑惑的问道,再来的时候,三人就猜测巫族的来意,最终还是没有想到,毕竟他们与巫族可没有什么交集。
 
    夸父与九凤相视一笑,随即有九凤说道:“我族经过十二位祖巫的商议,想和人族联姻通婚,不知道三位道友意下如何?”
 
    “通婚!”
 
    这话,让燧人氏三人措不及防,怎么都不会想到巫族会有这想法,一时之间有些惊讶,之后,便都陷入了沉思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